你的位置:主页 > 现场报码 > 正文

去看书网移动版

更新时间:2019-07-10

  三个人都在看元皓的可爱模样,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的宫墙后面走出一个人。对他们意味不明的打量下,面上有了笑容拱起手:“三位不愧是父皇倚重,我看着你们出去的,这好半天出来。上午席丞相来,父皇可三言两语就打发出来。”

  袁训从上午回来,因客人众多,又进宫,忙到此时是头一回到书房。在院门之外他先愣住,哪怕见到席连讳对着自己走过来,侯爷也意外的分了心神,不看客人只看正房门外。这一看,跟院门上丢失的匾额一样,槛联也不见了。

  这些是袁训亲笔,写出来自娱自乐。走的时候还在,此时门上门外一片光溜,不由得他难得在见客的时候愣住。席连讳走到他面前,把手拱起,袁训也又一回失礼的丢下客人,沉下脸唤当值小子:“东西少了,你不知道?”眼睛对着位置上瞅着。

  “一位梁二大人,一位四皇叔殿下,去年梁二大人跟随齐王殿下回京,和四皇叔往你们家里见国夫人,说太子亲自发话,侯爷亲口答应,你家里一应挂出来的书画匾额一应归他们。满京里传开,除去内宅他们没有去以外,你外书房、你家学里尽有的,都落到他们手里。”

  房中墙上雪壁一般,字画也不翼而飞。袁训气不打一处来,暗骂两个混子实在欺人。中午的时候坐着只是劝酒,半个字也不曾招呼。就是如今,还和镇南王这等精力好不用午休的人围着姐丈听打仗事情。做过贼后丝毫不慌张的,这两位算个中翘楚。

  “春暖雪化,乌思藏驻军在侯爷出入藏的路上发现魏行官印,还有几张到了京里就坏的不能看的半截公文。特来请问侯爷,出藏的路上有驻军护送,情况我已尽知。入藏的路上有没有见到魏行?”席连讳面上有可疑的红。

  袁训明了他的心情,就像龙五通敌一样,虽然龙五是他的素日仇人,但大家亲戚,袁训也难快意许多。和席连讳现在的心情应该同出一辙。他就把入藏路上仔细的回想,详细的说出来。反复再三回忆,只见到林允文,没有见到魏行。

  梁二混子犹能镇定,袖子里取出这天气未必用得上,不过是装门面的折扇,向手心里拍打着,在这方圆踱起了步子,走一步说一句:“岂有此理498888开马,太子殿下说,莫非侯爷不在家,这东西就可以摘吗?这是你当时也在听到。亏你还是探花,这莫非二字,是什么意思敢说你不知道?”

  梁二混子依然不慌不忙:“我怕自己学识浅,回京寻到几位大儒,都说我没有解错。说这是殿下有此疑问,听到的人怎能不试试?我就约了四皇叔殿下,往你家里来,先和国夫人知会,说太子殿下有意了解这件事情,我们试试侯爷不在,这东西莫非能生根不成?结果一试之下…。哈哈。”

  “怎么会?”梁二混子不死心左看右看。还真让他听到走近的脚步声。今天来的人多,有逛园子的走到这里。四皇叔和梁二混子眼睛一亮,但随后听到小子远而几不可闻的说话声:“大人们走错路,这边请。”袁训嘿嘿笑了出来。

  这个晚上,忠毅侯府成京都焦点。皇帝驾临的消息传开,所有认识和不认识的官员涌入袁家。宝珠带着称心如意忙到脚不沾地,家人们打起十二分精神。苏似玉也让抓差,跟着看家人们包赏钱、准备回礼等。等到皇帝将要进门,护卫上又要处处小心。

  对于袁柳为结亲事,袁训下了昭狱,柳至降职到末等,这等只为兄弟,龙怀城打心里佩服。龙家兄弟和陈留郡王商议,认为解开和柳家的旧事,避免在太子登基以后,柳家怀旧怨而离间太子和加寿,不失为一件好事。

  柳至天生有道好眉头,不用修饰就乌黑的让人一见而想到春山秀水。看到这里难免会勾出妩媚之态。但他炯炯有神的眼睛弥补女相上的不足。双眉随着眼神中的底蕴而有斜飞睨视,让人就不看他的衣裳和发髻,也再不会认他是女人相貌。

  龙怀城暗暗点头,这张脸儿还算配得上加喜。再看柳至脸面以下,和袁训仿佛双生兄弟。宽肩细腰长腿好精神。腰太细了,带的肩膀也窄上一些。以龙怀城这久在军营大汉中过日子的人,一眼看出这个人功夫不会差,全身上下就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。

  两个人眼神刚有接触,另一个人走上来。户部尚书陆中修满腹心事,没有看出来别人相对含笑,在这个柳至先是和儿子说话故意落后,再为见到龙怀城的眼光而落后的时候,把柳至叫住:“柳大人,借一步说话。”

  柳至就同他过去,龙怀城站住,柳云若也停下。陆中修深吸一口气,尴尬的道歉:“云若上我家来了,我事先不知道这事情。”这结局跟柳至猜的一样,也让柳云若猜中。而事实上也是,陆、卫和茅三家大人要是也出手,情况远比现在严重。

  柳至笑笑:“成亲日子定在哪天?我是一定要去的,云若也会去。”陆中修知道这是暗示,保证似的道:“长荣一时的糊涂,到那天他会好好招待云若的,虽然年长云若,但他们一直玩的很好。还有前张尚书家的张道荣,唉,道荣这科春闱中的高,我听说皇上问过他,想来会留意他的殿试。”

  官员和宫人让出路,皇帝眸光定定放到柳至身上。柳至刚和龙怀城搭上话,见到,快步回到皇帝身边。皇帝嘴角噙上不屑,在大门上众人皆跪,龙怀城没报姓名,但国公衣裳一看便知。皇帝对柳至鄙夷:“那是辅国公?”

  萧战坏笑:“体面极了,”露出不耐烦:“骗钱的走开!”好孩子恼怒而去,韩正经接着过来,一本正经:“烽火台有消息,措词不严谨。”刚和好孩子打过交道,萧战直接道:“骗盔甲的不正经,滚!”把韩正经也驳回。

  袁训和柳至一直没功夫说话,到辞行的时候,把两把弯刀给他,侯爷也来个显摆:“几十人对几千人的仗,这是战利品。”柳至笑话他:“难得,你几千人打几十个。”袁训耸耸肩头:“这事儿只有你干,以前没干过,以后也不会少干。刑部尚书一发话,几千捕快围大盗拿贪官,迟早我能见到。我呢,带着老的小的女眷家人几十个,对五千人藏兵。回去捧着刀眼红去吧。”

  三个人是分两批前来。荀川单独告辞,闻言反唇相讥:“当我真奉承你呢!这不是皇上在,我家老王爷小王爷也在。”大摇大摆出门,话不住的还抛下来:“真当自己是谁谁谁了,我冲着你来吃酒?这事儿就没有原因吗!”

  袁训气成干瞪眼,摇摇摆摆的,四皇叔和梁二大人酒足饭饱模样到身边:“小袁呐,别了再会。”袁训喃喃:“怎么还有这样的人……”耳边他们的话过来,四皇叔道:“二大人,有看到小花厅上挂的画没有?”袁训拂袖进去。

  “殿下,国子监自阮英明提出巡视外省学府,激起翰林院极大不满。以翰林院十数位前科状元、榜眼、探花为主,他们私下商议,和阮英明争夺京中书社排名地位,最近半年斗的火热,幸好还只动嘴,没有别的举动出来。”

  太子皱眉,京中诸文人,张、董各占一派,阮英明也成了气候,余下各书香世家也不是忽然冒出来的。当年福王世子萧仪用的这一招,利用文人爱尖刺,心思较多,另有人再用一回也有可能。要说翰林院不该如此,但除去翰林院以外,谁敢在天子脚下,在刑部眼皮子下面和阮英明争风?

  就当前局势来看,翰林院弱了国子监一头,自身也有不争就压得彻底的境遇。但翰林院的争并不算难,张大学士门生占相当一部分,董大学士门生占相当一部分。阮英明连任主考官,在翰林院也有门生。后来的人要想压过他们不是易事。

  笑容温暖上来,好似刚才不过星辰般亮,现在就成明月洒银辉。殿下想到加寿一家人,不是没有争执,萧战也和加寿争,也和香姐儿争。执瑜执璞也和加寿争。但着实的相亲相爱相护相怜。齐王妃和加寿好顺理成章。齐王和自己交好,也水到渠成。

  萧战办点儿事情,凡是能张扬,恨不能京外老鼠洞里也贴上告示。别的人想不知道都难。最后别人埋怨的,就无端落到袁训头上。像镇南王尚公主也不纳妾,作为外甥萧战就没提过。这是战哥巴结岳父讨好加福之举。

  加喜入睡以后,宝珠还不能睡。她向烛下理着事情。沈家要接二妹,这是事情一件。念姐儿大婚,更是大事。老太太说好孩子会做菜,要让她回家显摆,怕她一个人不周全,宝珠也要安排。而最近的,是加喜和增喜、添喜的生日到了。

  方氏烦上来,恰好她的丫头进来,方氏悄声问她:“打听说了什么?”丫头噘嘴:“您还是让世子爷去打听吧,那院子里送茶是大老太太二老太太三老太太,递水的是三位老太爷。能说什么好话?世子爷倒不关心,往客厅上陪另外两个。侯夫人陪女眷。”